明清大医傅青主方大集团

作者:admin  |  来源:未知
 

  傅青主傅山博学多才,通经子诸史和佛道之学,对金石书画,尤其是书法,篆、方大集团隶、楷、行、狂草无不贯通,尤精医学。傅山身背药笼,行医治病,风雨无阻,几十年如一日,足迹走过大半个中国。他独到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,使他闻名遐迩。现今太原市内和市郊的上兰窦大夫祠、五龙庙、土堂净因寺、晋祠、松庄等地,均有傅山的遗迹。其代表作有《霜红龛集》《傅青主女科》《傅青主男科》《石室秘录》等,尤以《傅青主女科》一书成就卓越,成为中医妇科者必读的专著。

  太原有一种风味小吃叫“头脑”,是由黄芪、煨面、莲菜、羊肉、长山药、黄酒、酒糟、羊尾油配制而成,外加腌韭菜做引子,经常食用,有益气调元、活血健胃、滋补虚损的功效,晨起食用效果更好。所以太原人常常天不亮就赶着吃“头脑”,所以又叫“赶头脑”。

  据说这种风味早点与傅山有关。传说傅山中年丧妻后,一直没有再娶,而是侍奉在老母身边。其母年迈体弱,长卧病榻,为使母亲康泰颐寿,傅山以肥羊肉、莲藕、山药、黄芪、良姜、煨面、黄酒、酒糟等为原料制成了“八珍汤”,并把这种汤作为老人冬季进食的早点。经过一个冬季的精心调治,他的母亲百病尽消。从此,“八珍汤”之名不胫而走。看似寻常的一份小吃,其实是一份很好的药膳食品,其中羊肉味甘性热,补虚开胃;莲藕清热化痰;山药补脾健中;黄芪补脾益气健肺;良姜味辛性热,温中下气,暖胃消食。药寓于食,药食并用组成一剂温补而不腻、清薄而可口的滋补药膳。

  傅山精于医学,而且极重医德,对待病人不讲贫富,一视同仁,对老百姓会给予更多的关照。对于那些前来求医的阔佬或名声不好的官吏,则婉词谢绝。他说:“好人害好病,自有好医与好药,高爽者不能治;胡人害胡病,自有胡医与胡药,正经者不能治。”而其在医学上最大的贡献是他传世的几部医学著作:《傅青主女科》《傅青主男科》《傅氏幼科》等,对后世有一定影响,特别是《傅青主女科》,更是清代主要的妇产科专著,该书文字朴实,论述简明扼要,理法方药谨严而实用,善用气血培补脾胃调理之法,为后世中医妇产科医生所推崇。从书中的处方来看,多以四君子汤、四物汤、异功散、逍遥散、补中益气汤、当归补血汤等加减化裁,是傅山经过长期实践的结晶。

  傅山曾用写文章来比喻医生处方用药:“处一得意之方,亦须一味味千锤百炼。‘文章自古难,得失寸心知,’此道亦尔。鲁莽应接,正非医王救济本旨。”医生处方用药如同写文章一样,自古以来就很难,不可草率下手。文章写不好,顶多贻笑大方,药方出差错,却事关病人性命大事。甲申明亡后,傅山流寓晋中各地:“所至老幼男妇以疾请者,辄遮留不得去,从容诊治,多奇验。酬之金,不受也。”“日惟专医救人,登门求方者户常满,贵贱一视之,接无倦容,藉以回生者不可胜数。”

  傅山作为一名天才型的杂家,被后人赋予很多形象。梁羽生小说里,他是“天山七剑”的精神领袖,武功深藏不露;坊间名医录中,他悬壶济世,堪称妇科圣手;妙笔丹青内,他狂傲不羁,诗书画艺无一不精,与顾炎武、黄宗羲等人被梁启超称为“清初六大师”。傅山无意仕途,他博览群书,除经、子、欧冠赛事预测万博app史、集外,甚至连佛经、道经都精心览读,穿道士服装,住在佛教的寺庙里,交友遍布儒道释各界。

  傅山忠君爱国,清兵入关时他39岁,毅然出家入道拜还阳真人郭静中为师,是全真道山西龙门派第六代传人,其师赐其号“真山”。据传傅青主曾蛰伏于灵石山几个昼夜,承法师指点迷津,从此医学造诣突飞猛进,处方精到实用,因而颇受后世医家推崇。他以行医为业,借医弘道,以医传教,从事反清复明活动。在行医实践中,他对前人经验和民间验方,非常重视研究,积累了丰富的经验,其医学著作《青囊经》和《青囊秘诀》授于亲传弟子反清复明志士浙江山阴(今绍兴)人陈士铎,陈氏迫于清代文字狱,将其师傅山所传医著隐去傅氏之名流传于世。据有关资料显示,傅山的儿子傅眉和侄儿傅仁,当时曾在太原桥头街开设药店,药店招牌“卫生馆药饵”和楹联均为傅山所亲题。楹联为“以儒学为医学物我一体,借市居作山居动静常贞”。傅眉和傅仁经营药店,傅山则住在郊外。

  傅山“悬壶济世,不为名相,当为名医”。他整天行医按脉,风尘仆仆,写下了《傅氏女科》《青囊秘诀》等“流布天下”的医书。

  傅山27岁时,妻子就因病而逝,当年,儿子傅眉只有5岁。傅山发誓不再娶妻,与儿子相依为命。白天,他与儿子同乘一车,外出采药卖药。晚上,父子二人围坐在灯下,傅山为儿子讲授文学、医理。在傅山流离在外和隐居的生涯中,傅眉一直相伴在他的身边,父亲是朱衣道人,儿子则自号糜道人。而且深受父亲影响,傅眉也并未像绝大多数书香子弟一样走向仕途,父子二人始终保持着特立独行的气节。